<address id="dphhl"></address>
    <noframes id="dphhl"><form id="dphhl"></form>
    <address id="dphhl"><address id="dphhl"></address></address>

    媒體報道

    新聞動態

    媒體報道

    從“民間科學迷”到“中國博士后首位院士”歐陽鐘燦:博士后制度改變人生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 2021-05-21 【字體:      

      站在建黨百年的歷史節點回望,我國博士后制度從無到有,已走過36個春秋。權威數字顯示,截至2020年底,我國共設立了3318個博士后科研流動站、3850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全國累計招收博士后25萬多人,期滿出站博士后近15萬人,已有125人成為兩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鐘燦就是其中一位。

      作為中國博士后首位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鐘燦直言:“沒有中國博士后制度,就沒有我后來的理論物理研究生涯,是博士后制度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font>

      記者:請您簡要介紹一下您的學習工作經歷。

      歐陽鐘燦:1968年,我從清華大學自控系畢業,被分配到蘭化公司合成橡膠廠工作。白天,我在廠里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做過汽車搬運工、修理工、儀表工等多種工種;晚上,我的同事們都在集體宿舍的下鋪聊天打撲克,我則選擇窩在上鋪自學理論物理。憑著這股對物理的“癡迷勁兒”,1978年,我成功考入清華大學現代應用物理系,并于1981年獲得固體物理碩士學位。1984年, 我獲得清華大學光學專業理學博士學位, 成為恢復研究生招生后從清華大學畢業的第一位理學博士。

      記者:您博士畢業后已留在清華任教,怎樣的契機下您做出了進入中科院理論物理所博士后流動站的選擇?

      歐陽鐘燦:博士畢業初期,我留在清華物理教研組工作。之后,為解決家屬兩地分居問題,我提出了轉到深圳大學電子系的申請。之后,我一直在京從事清華與深大合作的科研課題——北京、民族、西苑、新僑四大飯店計算機管理工作。在順利完成任務即將奔赴深圳時,人民日報的一篇報道深深吸引了我。

      這是一篇關于“建立國內第一個博士后流動站”的文章,文中“博士后家屬可隨調北京”這句話一下就吸引了我,再加上對物理研究的留戀,我立即向中科院理論物理所提出申請,隨后便獲準成為我國設立博士后制度的第一位從本土獲得博士學位的博士后。我的家屬也當即調入了北京。

      當時解決戶口很難,博士后制度的家屬隨調政策解決了我很大的后顧之憂。

      記者:作為中國首批博士后,您在中科院理論物理所研究期間有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研究與成就?

      歐陽鐘燦:1985年,那時的理論物理研究所沒有研究大樓,只搭建了一個工棚式的小院;沒有先進頂尖的設備,只能土法上馬迎難而上。條件雖艱苦,但我的研究熱情從沒有因此而退卻。

      當時,美國SUN公司送來一臺SUN 3/260C計算機,這在當時算得上很好的設備。為了方便計算,理論物理研究所的學生們硬是從幾公里外的中科院計算中心架設了一條數據電纜到理論物理所小院。自此,他們就坐在小院辦公室遠程操控計算中心的441B計算機。441B是長沙國防科大制造的有名的國產機。我不到兩年的博士后工作大大得益于這個土法網絡工作站。

      1985年,我的導師郝柏林從美國波士頓召開的IUPAP統計物理大會回來,為我帶回了分形研究熱點。之后,我就開始在他的指導下用441B計算機開展了中心電極電解硫酸鋅分形結構的模擬計算研究。當時還沒有激光打印機,針形打印機沒有整體的圖形存儲,所以只能一點一點往上打印,每一個新加入到電解鋅的點都要經過幾十分鐘的計算才能產生。為此,當時我與一位碩士生日夜輪流值班,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才終獲成功?;诖擞嬎憬Y果的論文發表在《物理評論快報》上,被同行綜述評論為早期分形研究的重要文章。

      以這篇文章為基礎,1986年,我成功申請到了洪堡學者獎學金。在赴德國之前,我還利用郝老師與夫人從國外引入的公式推導軟件REDUCE,在441B上計算了向量液晶性質的5階張量——243個長長的積分公式。這個公式表我一直保留在身邊,隨我走遍天涯,在我日后液晶、高分子非線性光學的研究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989年,我從德國回到理論物理所,研究領域從生物膜擴展到手征膜再到DNA。1997年, 我被增選為中科院院士,成為了中國博士后首位中科院院士。

      記者:作為“中國博士后首位院士”,博士后制度對您個人成長有哪些方面的影響?您對中國博士后制度的未來發展有哪些期待和建議?

      歐陽鐘燦:沒有中國博士后制度的建立、博士后期間的自由選題與跟隨博士后流動站內優秀理論物理學家如郝柏林導師學習的機遇,就沒有我后來的理論物理研究生涯。正是理論物理所的“土博士后”經歷,使得我能夠從物理的“民間科學迷”成長為理論物理學者,并獲得首屆海外華人物理學會亞洲杰出物理學成就獎、首屆“國氏”博士后獎勵基金、中科院自然科學一等獎等諸多獎項。

      中國博士后制度已過“而立”直奔“不惑”,為我國培養了大批建設社會主義新時代的優秀人才。作為中國博士后制度第一批成長起來的科技工作者之一,我希望正在從事博士后的年輕學者,要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最近視察清華大學對青年科技人員的重托:“要勇于創新,深刻理解把握時代潮流和國家需要,敢為人先、敢于突破,以聰明才智貢獻國家,以開拓進取服務社會?!蔽蚁嘈旁谖磥淼娜兆永?,這些年輕學者一定會開拓創新,砥礪奮進,以高質量的研究成果為黨和國家、為人民群眾服務,為民族復興作出自己的貢獻。

     

    http://www.zuzhirenshi.com/dianzibao/2021-05-21/3/d632f912-45ec-4273-ba11-6f15305a045c.htm

    附件下載: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福利